骨箫范凄凉

钗素,夕烟本命不拆不逆,霹雳初心,神魔暂居,金光粉转黑,佛系写手,欢迎画手勾搭互换粮吃

【神魔】【夕烟】空床

(三)现在完成时

深夜,昆仑医院,地下负一层

两位护士推着一床因抢救无效而逝世的病人往太平间走去,昏惨惨的灯光暗淡的照亮了毫无生机的水泥灰色走廊,任谁人在这个阴森的条件下也要犯嘀咕,她们两个人加快了步子,想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蓦地,走在前面的护士突然站住了,走在后面的护士差点撞到她。

“怎么了?”她心里打了个突突。

走在前面的护士没有回答她,颤栗着声音问道“你是谁?”

一条身着紫色西服的背影孤零零的站在大敞的太平间门口,一动不动。

“你,你是谁!”走在后面的护士抵死压抑自己尖叫的欲望。

回应她们惊惧似得,紫西服缓缓的转了过来。
出乎意料的那不是一张妖魔鬼怪的脸,这个男人定制西服修身合度,纷彩的领带,风流的半温莎结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。他看起来像是个刚领到工资,要去和女友约会的小青年。
可他的上衣口袋里,插了一朵悼亡的白色玫瑰。
白色玫瑰,流着是身后太平间的眼泪。
“先,先生!”走在前面的护士年龄大些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“您是谁?您在这里干什么?”
紫衣人眼神定到护士身上,露出了一丝丝不解的神情
“烟萝呢?”
烟萝?两个护士对视了一眼,不知所以。
“看来她不在这。”紫衣人自言自语,迈步从战栗的护士身边经过离开。
等两位护士回过神来,转头看,走廊只剩大敞的太平间所散发的森冷寒气。

他从哪里来的?

夕阳君垂着双眸,静静的看着电梯楼层数里两排灰色按钮,他跨出电梯门,踏上那条长长的走廊,一个个门牌科属号冷冰冰的,器械投在磨砂玻璃门上的剪影像是伏击在暗处的凶兽,走廊上零散的几架无声息的病床。

他找了一路。

急救室大门的灯明晃晃的,夕阳君踏入这冰冻了的光中,他推开了那扇门,扫视这间掌生判死的屋子。

各种巨大的灰扑扑的仪器都不在他的眼内。大绿色的手术台上空无一物

夕阳君走近了,费解的看着它

他在手术台上摸摸索索,捋平了床的每个边边角角,甚至打开了无影灯。

空无一物。​​​​

评论

热度(3)